来人,正是庆市首富唐龙。

除此之外,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大批人。

“庆市新媒体之王黄川。”

“庆市珠宝女王柳小玉。”

“庆市高端别墅开发龙头刘栋...”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跺一下脚,就能够让整个庆市颤三下的超级大人物。

随便拉出一个,便能够将李香琴给碾成渣。

而现在,这一群以首富唐龙为首的达官显贵居然全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李香琴身上那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换做的,是一种机极浓的惊恐。

“李香琴,你真牛啊,自诩庆市的女王,庆市你说一,没人敢说二?”

唐龙的语气之中充斥着一种戏谑,这种话,连他这个庆市首富都不敢说。

李香琴吓得头皮发麻,一旁的黄松更是全身冰凉。

这怎么回事,这个夏天,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将唐龙为首的这群大佬,全都叫来了。

“天哥。”

“天哥...天哥..."

接二连三的天哥声响起,恭恭敬敬,每一个人,都在夏天面前卑躬屈膝。

看到这一幕,李香琴全身都软了下来。

她这是,惹到了什么天大的人物。

噗通一声,李香琴直接跪在了地上。

“对不起天哥,对不起,我不知道周小草是你的女儿。”

“请你原谅我,饶我一命,对不起。”

李香琴秒怂,跪地求饶。

夏天却是觉得好笑,因为周小草是自己的女儿,所以她现在知道错了。

那万一,她看中的是另外一个小女孩呢?

如果那小女孩没家世,没背景,是不是就应该被她害的家破人亡?

而且,对方还应该为此感到荣幸,对她感恩戴德。

“真是混账。”

夏天冷哼一声:“天亮之前,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以及与她有任何关系的东西。”

“是,天哥!”

别墅外面,一辆加长林肯之上。

夏天坐在后排,拿着手机,正在玩着推箱子的游戏。

唐龙坐在旁边,恭恭敬敬的说道:”天哥,我是唐龙,是韩涯大哥让我来找你的。”

“以后在这庆市,唐龙以天哥马首是瞻,能够为天哥服务,是我唐龙的荣幸。”

“嗯。”

夏天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继续玩着游戏。

唐龙继续说道:“天哥,城中城那边现在已经归于天哥你的名下,那是一个集齐酒店、珠宝、服装以及各种奢侈品品牌为一体的顶级贸易商城。”

“到时候,还会引进世界各地的著名品牌到此入驻,如今天哥你回来了,我们便可以正式对外招合作伙伴了。”

夏天沉默两秒,点头道:“城中城就交给你来打理,没有特殊的事情,别来烦我。”

“是,天哥。”

“不过城中城马上就要开办一个对外招商会,到时候天哥你作为幕后老板,要不要亲自出席?”

夏天面色一沉:“唐龙,你是听不懂人话?”

唐龙打了一个激灵,急忙道:“天哥,我明白了。”

........

次日清晨,周婉秋很早就起了床。

当夏天起来的时候,周婉秋已经做好了早餐,而周小草也已经洗漱完毕,正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

“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有些晚,起来晚了。”

夏天昨夜凌晨三点多钟才睡觉,所以起来有些晚:“今天小草要上幼儿园吗,我送她去吧。”

说着,夏天走向周小草那边。

还未走近,周小草却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夏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小草ni这是怎么了?”

夏天吓了一跳,不明所以。

而一旁的周婉秋看向夏天的时候,也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夏天...你..”

“怎么了?”

夏天急忙跑到了厕所,通过里面镜子,夏天看到自己脸上除了眼中血丝比较明显之外,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只是身上的那一股杀气,太重了。

“一定是我身上显露出来的那一种锋芒吓到了小草。”

夏天喃喃自语:“这里是华夏,不是海外,那种杀性,得好好的收一收了。”

“微笑。”

“静心。”

“隐忍。”

夏天对着镜子,露出了那一口白牙。

好一会之后,夏天才从厕所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的杀气,被他彻底的收敛掩埋起来。

周小草这才没哭了,刚才,他的确是被夏天身上散发着的那一股杀气给吓到了。

吃完早饭,夏天和周婉秋一起将周小草送去了幼儿园。

回来之后,夏天看着周婉秋说道:“你今天心情看起来好像不错?”

“是因为我回来了吗?”

“少自恋了。”

周婉秋道:“你没看新闻吗?昨天晚上,李香琴家里出大事了。”

“嗯?”

“李香琴死了,还有那个黄松,也死了,而且她旗下的那些产业,全都被查封了。”

“据说是遭到了仇家报复,那个女人平日里作恶多端,总算是有人把她给收拾了。”

“这下好了,她再也不能打小草的主意了。”

此时的周婉秋整个人都轻松下来,这段时间她为了周小草的事情差点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现在,小草终于安全了。

夏天脸上抹过一丝淡淡的笑容:“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们母女的。”

周婉秋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天:“难不成李香琴的垮台,是因为..."

“没错...”

夏天没错二字刚说出口,周婉秋便悻悻的瞪了他一眼:“别开玩笑了夏天,倒是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周婉秋打心底不相信李香琴是被夏天给搞垮的。

原本夏天是想给周婉秋摊牌自己的身份和背景的,不过仔细一想,这太唐突了。

就算是说出来,周婉秋也不会相信。

如果强行解释太多,反倒会引起周婉秋的反感,认为自己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

“去了国外,在外面打了几年工,有了些积蓄,就回来找你了。”

“嗯。”

周婉秋没有多问,然后带着夏天去了一家超市,买了一些老年人用的补品。

“爷爷今早给我打电话来了,他已经知道你回来了,所以,让我带你过去见他。”

“一会,爷爷他们要是说话难听了一些,你忍一忍,别和他们计较。”

“怎么说,他们也是长辈!”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