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软的大床上,两具身体,相拥相抱,贴的很近,很近……

沈峥勾着厉晋川脖颈的双手,仿佛海中一叶扁舟,摇曳得好似随时都会翻到水中去。

“厉晋川,抱我……抱我……抱我!”床上的女人仿佛疯了一般:“厉晋川!抱我!抱我!抱我抱我抱我……!”

无数声的“抱我”,那张苍白的唇,因为他,染上了艳红,厉晋川只觉得这身下的女人,今日无比的不同寻常,从未如此的热情和……疯狂!

突然,身下的女人攀住他脖子的手臂压了下来,将他的脑袋拉近她,“厉晋川,我爱你。”

“厉晋川,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她嘶吼,大声的呐喊,嗓子都沙哑了。

今日的沈峥太热情,太奔放,太疯狂!

全然不像是七年间的她,此刻的她绚烂灿烂,就像是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将这一身的热情燃烧殆尽。

飞蛾扑火,不足以形容!

沈峥咬唇,她环住厉晋川:“厉晋川!说爱我!”她眼中湿漉漉,却含着期望望着他。

“呵……”男人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突然,沈峥够着脑袋,埋在他的脖颈,张口,用力咬下去:“说爱我!”今日的她,除了无比的疯狂,还无比的执着!

厉晋川猛然抬头:“你疯了吗!”他目光幽冷。

沈峥却不管,张嘴又是一咬,抬起头红着眼看他,眼底近乎偏执的执着:“说爱我!”

她就是疯了!疯了的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疯了的才选择……

“适可而止。”

又是一咬:“说!说爱我!”

厉晋川拧眉躲开。

“不许躲!”沈峥伸手,力气无比之大的,死死扣住身上男人的脖子:“你别忘记,七年前,我们除了领证,也还签了那份契约书。你,厉晋川,对我,沈峥的要求,有求必应!”

七年来第一次,沈峥拿那份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契约书,威胁厉晋川。

厉晋川漠然地扫了她一眼,果然不再躲了。

“说爱我,厉晋川,说爱我。”沈峥执着着,睫毛轻眨,既然……既然那份该死的契约书,对他那么重要,被他那么看重,呵~她嘴里一阵发苦,却抬头,狠狠咬牙道:“这也是我的要求,厉晋川,说爱我!契约书要求,你厉晋川,对我沈峥的要求,有求必应!”

男人猛然双手握住她的腰,他在用行动告诉她:别做梦了。

沈峥眼睛更红,张口狠狠撕咬他的脖子:“说!说啊!”

身上的男人,任由她撕咬他的脖子,从他拧着的眉头可以看出,沈峥咬痛了他,他却不躲不避。

一股不甘,一股愤懑,一股迫切的想要从他那里听到那句话的信念……又是一咬!

“说!说爱我!你说啊!”

回应他的是男人不闪不避的任由她撕咬!

“厉晋川,说爱我……”女人的声音弱了下去,“求你……谎话也好啊……”沈峥声音颤抖无力地说道。

不知过去多久,在女人喘息声中的逼迫声,终于渐渐停住……沈峥望着面前染血的脖子,那上面布满她的牙印,嘴里的血腥味,也在在提醒着她,身上的男人,连骗,也不愿意骗她一次。

即使拼着脖子被咬受伤,即使搬出那份契约书,她沈峥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从他嘴里听到那句话……哪怕,只是一句谎话,他也吝啬施舍。

事了,男人从她身上翻身下床,站在床侧,侧目勾唇一笑:“厉太太的要求,我厉晋川向来有求必应,这场欢爱,不知厉某人可有服侍得厉太太舒服欢快?”话毕,眼底滑过轻嘲,转身进了浴室。

花洒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沈峥面色惨白一片!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