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着,宋稚抬脚就要走,宋母的声音却继续说道,“那你的丈夫呢?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家境如何,这
些,你都不打算告诉我吗!?”
“这个您就不用操心了,他很好,至少比您那整天只知道图谋宋家家产的丈夫……强多了!”
她的话说完,也不等宋母回答,直接走了出去。
在她将病房门打开时,正好和门外的两人对上。
秦敬山倒还好,秦复却是将不满都写在了脸上!
秦敬山倒是很快上前来,“我送你回……”
“不用了,我住酒店。”宋稚将他的话打断,也不等他回答,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秦敬山顿时僵在了原地。
“她居然结婚了……”秦复的声音传来,咬牙切齿的,“本来打算将她塞到赵家,让她放弃宋家的财产,现在
看来……”
“她能找什么人结婚?”秦敬山却是轻笑了一声,刚刚那僵在半空的手缓缓收回,握紧,“青城那样的小地
方,可能就是一个普通公司的职员或者小老板,用钱能打发的问题,根本就不能称作问题。”
秦敬山的话说着,脸上的笑容也直接消失。
而那个时候,宋稚已经出了医院,刚上出租车时,那人的电话过来了,声音轻轻,“事情可还顺利?”
“挺好的。”
“需要帮忙么?”
“暂时不需要。”
说完,宋稚感觉对方的呼吸更浅了,没等她在说话对方就把电话挂了。
忽略掉心底的黯然,把不该有的念想压下。
她不能分心,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宋稚刚办好酒店的入住手续,人还没在房间里坐下来时,一个电话便过来了。
“宋小姐,郭总现在和其他几位股东就在酒店中,秦总大概也快到了。”
那边人的话说完,宋稚不由轻笑了一声。
秦敬山可真够心急的,她这才刚回来,他就迫不及待的找其他股东议事,为了保全他的位置?
“我知道了,他们在哪里?”
……
五方酒家。
宋稚将包厢门推开的时候,里面满脸堆笑的人表情都不约而同的一僵。
尤其是秦敬山,饶是他多会伪装,那瞬间,他的眼睛也直接沉了下来!
宋稚拨了一下耳边的碎发,妩媚一笑,“各位好,我是宋稚。”
宋稚……
那不就是前总经理,也是宋氏创始人的女儿,秦敬山异父异母的妹妹么!?
现场的人表情越发丰富了,宋稚却好像没看见也一样,直接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酒,“抱歉,不请自
来,我先自罚一杯。”
话说着,宋稚仰头,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时,她又倒了一杯,走到郭总面前,“郭总,好久不见,我敬您一杯。”
秦敬山黑着一张脸在旁边坐着,但此时宋稚笑的灿烂,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郭总那正好放在酒杯上的手不
得不举起来,和宋稚的碰了一下,笑着说道,“刚刚就听秦总说起你回来了,我们还想着有机会得和你见一见,
没想到今晚这么巧,就给碰上了。”
“是挺巧的,我本来是想要过来吃饭,听经理说起你们在这儿,这不就厚着脸皮过来了。”
宋稚的话说完,那边的秦敬山这才站了起来,“既然这样巧,不如一起吧?”
此时,他刚刚脸上那一抹惊诧已经压了下去,嘴角微笑恰到好处。
宋稚倒也不客气,直接在旁边的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好呀。”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