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来了,他们两人走了进去,我麻木地看着梯门关上。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我已经记不清是如何开车回家的了,脑海里全是卢念雪的那句话。

    翟浩真的出轨了,而且我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就连我的亲生姐姐也在帮他瞒着我。

    真是可笑,这种被全世界欺骗的感觉,我活脱脱就像一个傻子!

    “老婆,你怎么不开灯?”

    翟浩打开了客厅的灯,见我蜷缩在沙发上,快步走过来抱住我:“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望着他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胃里一阵恶心,冲到马桶边上吐了出来。

    我不知道他在抱着另一个女人时,是不是也是如此的深情款款。

    胃里吐空之后,我心乱如麻。

    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一些画面,一个戴着精致耳钉的妩媚女人,挽着翟浩的手叫他亲爱的,缠着让他给买包包……

    他们到底做过多少次?在和我上床的时候,他的心里是不是也想着那个女人?

    翟浩被我的反应给吓坏了,说要带我去医院。

    我摇了摇头,问他:“你会背叛我吗?”

    他一怔,紧接着用手摸我额头:“说什么胡话?老婆你别吓我,我的心里只有你。”

    从前他说这种话,我会毫不怀疑地相信他。

    可是如今,我心寒不已。

    我闭上双眼,不愿意再看他那双眼睛,不想再沉浸在他虚假的温柔里。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能捅自己的心口一刀,让我敢于去面对血淋淋的真实。

    我找了个做噩梦的借口,把翟浩应付了过去。

    第二天我上班的时候心神不宁,不小心把咖啡打翻在了裙子上。

    我去卫生间清理,听见格子间里舒茜正在打电话。

    “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和你老婆离婚?”

    “你不是说就连和她上床都没感觉了吗?”

    “我可以等你,但我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电话挂断了,冲水的声音响起。

    我捂住嘴巴,悄悄跑出了卫生间。

    舒茜新交的男朋友是个有妇之夫,而且她还想逼迫那个男人和原配离婚。

    我想起那只LV的包,想起舒茜听见我怀疑翟浩出轨时的反应,心一点点冷了下去。

    那个女人会是她吗?

    如果翟浩出轨的女人真是舒茜,我身边还有值得信任的人吗?

    绝望、痛苦、崩溃……各种情绪歇斯底里地涌上心头。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一切。

    多年的秘书经验告诉我,我必须要保持理智,要用理性的思维去解决问题。

    强迫自己收拾好情绪,我联系了一个擅长婚姻法的律师。

    “如果打离婚官司,你的胜算不高,如果想要捍卫自己的财产与权益,就必须收集到男方出轨的证据。不过像这种案子,一旦夫妻双方闹僵,证据就很难再收集到了。”王律师对我说。

    “你的意思是我要继续演戏,假装不知道他出轨的事,然后暗中收集证据?”

    “卢小姐很聪明。”王律师点点头,意味深长道,“不过以我接手过的案子来看,夫妻一旦闹上法庭,就很难再重修旧好了。”

    我迟疑了。

    我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可我与翟浩真的还能重修旧好,回到从前吗?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