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飞扑到门边,却发现门窗都被锁死,且被灌了浓烈的火油,不容她想出逃生之路,火舌就已经朝着她扑卷而来。

  火势很大,且有席卷之势,出路被火焰封住,凌云阁里头多半是木制,一旦倒塌,不可挽救,必须要把火引开,才能有活路。

  秋蝉已经吓得疯癫,一味尖叫,身上已经有火焰灼过来。

  “别怕,跟我走!”落蛮冲过来,为她扑灭火焰,拽着她往外跑。

  寂夜。

  漆黑之中的肃亲王府的凌云阁方向腾起了阵阵浓烟,浓烟滚滚之下,夹着红色的火舌不断地窜起,像裹在黑色云层里头的闪电,倏闪倏暗。

  宇文啸站在对面的摘星楼顶上,负手而立,眸色沉沉地看着这一幕。

  如今的凌云阁已经不复往日平静,充满了血腥与侮辱。

  “世子,世子妃……不,苏氏还在里头没出来。”黑影卫快步上来,走到他的身边禀报。

  宇文啸眼底闪过一抹冷峻,“我不是下令叫人拖走了她吗?”

  黑影卫道:“管家说是王妃的意思,且王妃命人苏氏陪嫁秋蝉也丢了进去,世子,放火的命令是您下的,苏氏烧死在里头,若苏国公追究起来,只怕您不好解释,要不要属下把她带出来?”

  宇文啸看着火焰越窜越高,像一头张牙舞爪的恶魔,吞噬着凌云阁里的一切。

  片刻之后,他缓缓地道:“她不配死在凌云阁!”

  两人凌空而起,越过树梢落在了凌云阁院子外,却见那凌云阁里有黑影浮动,仔细一看,竟是落蛮拽着侍女跑了出来。

  落蛮拼着最后一股意志救出了秋蝉,未想刚出来,松开了秋蝉的手,便一脚踏空。

  她从石阶上滚了下去。滚到一道身影前,她没办法看得清楚眼前的人的脸,只是死死地撑着一口气执住冰冷战袍一角,撑起头,咬牙切齿地道:“你混蛋,人命在你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宇文啸盯着她狂怒而狼狈的脸,冰冷地道:“你但凡有半点怜惜人命的仁慈,也没有今晚这一出。”

  这声音冰冷得没有一点温度,落蛮努力地想支撑起来把眼前这个冷酷的人看个清楚,但眼前只有灼眼的火光与猩红,死死地攥住那冰冷的战袍,她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一幕因何而发生,只知道自己几乎支撑不住了,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草菅人命,你枉为军-人!”

  这一声,似是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头便沉了下去,身子软软滑落,昏死了过去。

  宇文啸甩开她的手,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与狂怒。

  草菅人命?她真是有脸说。

  犹记得新婚当夜,他出征在即,她句句嫌弃厌恶他武夫身份,更恶毒地诅咒他与北唐军全部战死沙场。

  这张绝美的脸下,怎会有这么险恶歹毒的心肠?可惜了这张脸,她配不起这盛世美颜。

  火势已经烧过来了,凌云阁的牌匾掉了下来,随即被大火吞噬,在一片火海之中,一卷战袍,掩去眼底厌恶,冷冷吩咐,“把她丢回芳华苑去!”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