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熟悉的镯子,司缱缱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前世这镯子在她手上戴了不到三天就碎了。

原来这是战擎枭奶奶的遗物,当初她竟然还听信了余青君的怂恿,觉得这男人是故意找自己茬,那么有钱有势的男人,却因为她摔坏一个玉镯,大发雷霆。

司缱缱不禁在心里大骂自己愚蠢,抽回手,她低头掩饰眼底的情绪,“好,我知道了,我会好好保护它的。”

毕竟她心里清楚,弄坏镯子的后果有多可怕。

10分钟后,医院病房。

“嗯,不错不错,面相周正,一看就是旺夫命。”

战老爷子满意得将司缱缱打量了一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和我们擎枭认识多久了?”

本来还有点拘谨的司缱缱,闻言惊讶得看了老爷子一眼。

她记得当初,在和战擎枭纠缠数日后,她终于被绑去见战爷爷,那时老人家对她态度很冷淡,初次会面,就不欢而散。

没想到重活一次,却迎来截然相反的局面。

想起自己来医院的初衷,司缱缱立刻扬起笑脸,用无比乖巧的声音道,“爷爷,我叫司缱缱,司马相如的司,缱绻的缱。”

“我和战大哥认识的时间也不长,要不是他急着找媳妇,没准还看不上我这种小门小户出生的黄毛丫头呢!爷爷,您不会觉得我贪图您家富贵吧?”

司缱缱说话方式率真,长相又水灵,老爷子被她逗得哈哈大笑,“不不不,那小子能娶到你这么标致的丫头,是他的福气。”

“您这么说就太小瞧战大哥了,他长得那么帅,身材那么好,我要不是贪图他的美色,就算他有再多的钱,我也不稀罕的,那都是爷爷您给的基因好啊。”

司缱缱身后的医疗架旁,伫立着修长挺拔的身影,战擎枭站姿随意,只是落在司缱缱身上的幽深目光,逐渐变得有趣起来,菲薄唇角勾起浅弧。

战大哥?

叫得还挺亲热。

这女人,现在倒是神气活现,怎么刚刚在车里和他独处时,却胆怯得像只小绵羊?

“爷爷,要不然你给我讲讲战大哥小时候的事吧?我想多了解了解他。”

“行啊。”老爷子爽朗道,“你别看这小子现在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小的时候,调皮捣蛋,一样没落下!”

被老头当众揭短,战擎枭倒也不恼,拉了把椅子,在司缱缱身边坐下,顺手从果篮里拿了一个苹果,慢条斯理削起了果皮。

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拿着水果刀的姿势特别养眼。

忽然,司缱缱声音戛然而止,看着抵到嘴边的水果刀,脸一僵:“谢……谢谢,我不渴。”

战擎枭俊眉微挑,神色有些许不悦,他难得有雅兴绅士一回,这女人不领情?

虽然刀尖上扎着一块苹果,但司缱缱才不会自恋的认为这是投喂,这分明是恶魔丧心病狂的威胁!

“爷爷,咱们不聊以前的囧事了,给战大哥留条裤子吧!”她反应极快,立刻转移话题,“您知道吗?现在春天到了,遍野开着花,您赶快治好病,我和战大哥也好陪您出去踏青啊。”

“好。”老爷子点了点头,吩咐一旁的冷坤,“去安排一下吧,明天上午动手术。”

此话一出,在场的医护人员以及家佣,甚至是战擎枭都愣住了。

要知道,原本老爷子对做手术是十分抵触的,谁来劝都不管用,司缱缱不过说了一句,等他病好,陪他去踏青,他竟然立刻就同意手术了。

冷坤是老爷子身边跟随多年的忠仆,闻言简直热泪盈眶,“是,我这就去安排。”

“到饭点了,擎枭带你媳妇去吃午饭吧,医院的伙食可不适合她这种还在发育中的小姑娘。”

老爷子开始下逐客令。

战擎枭也没有说一句客套话,放下水果刀,颀长的身姿立起,转身离开。

司缱缱知道战擎枭和家人关系冷淡,见他不打招呼就走,也见怪不怪,自己却礼数周全得冲老爷子鞠躬挥手道别,“爷爷再见。”

然后追着男人的步伐离去。

看着两个孩子离开病房,老爷子摸了摸山羊胡,“这丫头人还不错。”

“属下还是头一回见您和小辈聊得这么投机。”冷坤在一旁恭维道。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老爷子叹了口气,“只是可惜……她并不喜欢擎枭,那小子又是个榆木脑袋,只怕日后两人很难成事啊。”

“您不用担心,管家已经照您的吩咐,把米非司酮换成维C了,等回头她给您生个大胖曾孙,想不做您孙媳妇都难了。”

“哈哈哈。”老爷子发出一阵爽朗笑声,“那也得擎枭行才行。”

冷坤以拳抵唇,干咳了一声,老爷子真顽皮,哪有爷爷诅咒孙子不行的?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