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疯了,我可没疯。”周小一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他太不可理喻。

“我知道你家里的公司到了不可逆转的局面,如果你登记,你的公司我帮你救活。”

牧彦楷说出这话的时候,他都有些愕然。

大概真的是疯了。

周小一听了他的话,脚步停了片刻,但是仅仅两秒时间,继续向前走。

联姻,又是联姻,她恨联姻。

这辈子难道她周小一的存在就是为了家里的生意一次次被当做牺牲品卖出去?

看着周小一对公司的事情不感兴趣,牧彦楷大概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

浓黑的眉角挑了挑,“你身上背的债我帮你还。”

“你调查我?!”周小一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前面男人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就觉得想去揍他。

“你觉得是的话,那就是咯,不过难道你觉得周家私生女那点破事还需要调查么?”伤人的话,毫不留情的出口,周小一的心开始不规则的疼了起来。

眼眶有些泛红。

她能对谁解释,其实她不是私生女?!

但是眼泪不能掉下来,她周小一是谁?草原上除不尽的杂草,厨房里打不死的小强,没有人能将她的铜墙铁壁洞穿,方子瑞不行,眼前这个渣男也不行!

“十亿的债务,如果靠你自己,你觉得这辈子你还有出头之日么?”男子的话,让周小一心中的怒火烧的更旺了。

他以为他是谁!

“你给我闭嘴!”出差回来的她,一身运动装,打起架来格外的方便。

向前滑步,一个旋踢直接扫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牧彦楷看着发飙的周小一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你这算不算比武招亲?如果我赢了,你可必须乖乖跟我去登记。”

嘴上在逗她,但是脚下的动作却非常连贯,跳跃,侧身,虽然穿着西装,却并不影响他打斗的动作。

躲开周小一的袭击后,快速的反击,才一个回合,周小一已经有了败迹,最后牧彦楷一个腾空后旋腿在踢到周小一脸上的那一瞬,稳住了身子。

周小一的眼睛都闭上了,因为这一踢,她实在是躲不开,虽然在课堂上教了学生很多遍躲开这一踢的招式,但是真正上了战场,才发现这个男人的速度太快了,天下招式唯快不破。

她和牧彦楷的速度压根不再一个档次上。

“周老师,是不是愿赌服输?”牧彦楷仍旧在笑,但是他说出口的每一句都让周小一想跳脚。

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用业余时间在上跆拳道课?!

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啊,为什么他还是知道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还说你没有调查我!”周小一的眼里全是怒火。

“别的话不多说了吧,这比武招亲,你输了,就算按照江湖规矩来,我们现在也应该去登记了。”牧彦楷笑了。

不得不说牧彦楷笑起来就像太阳,太耀眼了,如果不是周小一现在心中有恨的话,她可能会多看两眼这张脸,但是现在她只想将这张脸撕了。

“登记后,我们生活井水不犯河水。”周小一本来不会答应的,但是想到爸爸和后妈如果知道自己离婚了,一定又不知道要将自己卖给谁,还不如随便找一个可以互相不干涉私生活的人呢。

至于债务,她会自己想办法。

下一章》》》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