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被陆家那个老不死的找去和陆景绅相亲的人是季舒!?”

沈家,沈时安紧紧攥着手机,听筒里那人的话让她一阵心慌:“你确定?”

“大小姐,这有什么不确定的?”对方有些摸不着头脑,沈时安让他打听的所有接近陆家的女人多了去了。

怎么就偏偏对这一个人那么在乎?

沈时安颤抖着挂断电话,连嘴唇都不禁泛白打起了哆嗦。

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怎么还活着!?

明明当年已已经被她推进了涨潮的海里,竟然还能活着回来,那个贱人还真是命大!

但现在最主要的,是那个贱人竟然又去找了陆景绅!

会不会她已经把那些事告诉了陆景绅?会不会现在陆景绅气的已经想要杀了她了?

会不会…

沈时安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现在季舒去找了陆景绅,但既然陆景绅没有联系她,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怀着忐忑的心情,沈时安又打给了陆景绅。

电话一接通,她的声音顿时楚楚可怜:“陆哥哥,听说爷爷又给你物色别的女人了?”

闻言陆景绅不禁皱起眉,这件事虽然没有告诉沈时安,但确实是事实。

不管她怎么知道的,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他长舒了一口气解释道:

“不知道爷爷从哪里找来的女人,我已经拒绝了,她不会再来骚扰我了。”

“真的吗,陆哥哥…那个女人就没有纠缠你吗?”沈时安悬着的一颗心又有不少的疑惑升起。

她本来还担心那个女人把一切都抖搂出来并且缠上陆景绅,可是季舒似乎没有这么做。

“没有。”陆景绅回答的干脆利落,他的眉心依旧没有舒展的意思。

有个问题他一直压在心底,这一次他倒是忍不住想问了:“…安安,你为什么不叫我琛哥哥了。”

他本来下意识的又要叫念念了,但是想起沈时安曾经因为这件事不高兴过,顿时又改成了安安。

沈时安心里咯噔一下,慌乱的险些连手机都拿不住,她打了个磕绊才开口:

“这个…就像我不希望你再叫我念念一样,毕竟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而且,只有陆哥哥,别人才知道我叫的是你呀。”

这一次陆景绅的眉毛才有了要舒展开来的架势。

张口,他的声音又是独一份的温柔:“好,我明白了,抱歉又让你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迟迟不愿意说名字,即便是告诉了她除了父母没有人叫过的叫小琛,她也不说。

为了方便称呼,他才叫她念念。

小时候的她总是偷偷从收养她的人家里跑出来,有时候还会带着伤。

如果是会想起这些事的话,也难怪她不喜欢。

还好失去联系的这几年,她已经找回了亲生父母,也重新变成了沈家的大小姐沈时安。

“没关系,我没事的。不过陆哥哥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跟爷爷吵架,答应我好不好?”沈时安柔声道。

本来因为那一场意外,陆景绅和陆庭远的关系就疏远了不少,要是接着争执下去,家产早晚都会变成陆天翼的。

那可不行,她可是要做陆家少奶奶的人,怎么能看着以后属于她的东西变成别人的?

所有能威胁到她的事,必须要扼杀在襁褓里。

“好,我答应你,这几天我要忙公司里的事,你照顾好自己,忙完我就去看你。”陆景绅语调里的宠溺几乎满的要溢出来。

当年那个小女孩还是那么善良乖巧。

“好。”沉溺在这份感情里的沈时安还有些忐忑。

答应下来后,她又迫不及待的补充道:“那你可一定要做到,不跟爷爷吵架,也不要再见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了。”

女人的占有欲和醋劲,陆景绅已经从沈时安身上体会了个彻底,他无奈的答应道:“好,我知道,我怎么会去见那种女人。”

但脑海里却突然冒出季舒的身影,顿时有些烦躁。

他怎么可以去想别的女人呢?

“安安,我有空就来找你,今天先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他心里的不自在还是难以消除,虽说是想忘记过去,但她带着信物来的时候,第一声叫出来的还是陆哥哥。

陆景绅拉开手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只玉镯。

摸索着这只暖玉镯子,陆景绅心中的焦虑也渐渐被抚平了。

是他刚才又犯老毛病了,沈时安是带着断了的这只镯子来找他的,当年这可是他亲手给她的,她又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念念呢。

出神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响,陆景绅连忙把镯子放回原处合上了抽屉:“进。”

听到一个低沉的进字后,季舒推开了沉重的木门。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接着窗外的黄昏她只能隐约判断出陆景绅的位置。

连季舒自己也不敢相信,前几日才信誓旦旦地说不嫁,今天却要求着上门谈条件。

深吐一口气,她缓缓走过去递上结婚证:“这个是爷爷让我交给你的。”

陆景绅没有回答她,接过结婚证瞥了一眼上面合成的照片后,眼瞳渐渐缩紧。

然后,当着季舒的面把那结婚证撕了个粉碎。

“年纪轻轻就没脸没皮,你这样的货色,也配进陆家?”他的声音中充斥着怒意。

沈时安让他不要跟爷爷争执,好,那倒霉的就是被塞过来的季舒了。

“说吧,要多少钱才肯从我的视线里消失?”陆景绅站起来抚平了身上的褶皱,高傲的不可一世。

闻言季舒不禁攥紧了拳头,因为季钟正,她受到的轻蔑不少,但是偏偏从陆景绅嘴里说出这些话让她觉得十分刺耳。

“我不是为了钱的。”她的声音一字一顿,隐隐有些许颤抖。

但这句话在陆景绅听来仿佛就是个笑话:“呵,不为了钱,难道你为了我?直接点,老爷子给了你多少,我给你双倍。”

让这样拜金的货色滚蛋还不简单?

屈辱让季舒不禁红了眼圈,她抬起头满目倔强,就算是再有钱再好看,这种男人也不值得她喜欢。

“我不要钱,只为了陆爷爷的人情,陆爷爷说就五个月,没有感情就算了。”季舒吸了吸鼻子,别开了目光。

陆景绅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着季舒的目光又复杂了一些。

如果五个月就能让老爷子放弃给他安排女人,到时候他不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让沈时安过门了?

这样的话,那这五个月还值得等待。

“好,我给你五个月,前提是,别想玩什么龌龊的计俩,如果有,就算有老爷子给你撑腰,我也会毫不犹豫把你赶出去。”陆景绅沉声开口,而后伸手一指房门。

季舒明白他的意思,她也不稀罕做这种事,转过身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下一章》》》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