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嬷嬷冷笑着道:“侯爷说了,如果你不愿意绣嫁衣,就把你那丫鬟赏给门房的傻儿子,或者送去窑子也可以。”

门房的傻儿子?

窑子?

无论是那一个,对菁欣来说,都是致命的毁灭。顾夕凝心如刀割。颤声道:”不可以。“

菁欣从小就跟着她,早就被她看做亲姊妹。冷亦城明明知道这点,怎么能下这样的命令!

“啪!”顾夕凝脸颊剧痛。

打了主母的赵嬷嬷却是有恃无恐。“贱人还跟我拿乔!老奴说了,这就是侯爷的命令!她不去,你去!来人,给我摁着她绣!”

顾夕凝捂着脸瞬间惊醒,自己在想什么,冷亦城连她的父母亲人都不放过,又怎么会放过她身边的丫鬟。

“放过菁欣,我绣。”

顾夕凝有骄傲的心,却没有了可以骄傲的地位。

她接过针线,便一声不响的开始绣嫁衣。

菁欣是被人裹在破被子里丢进这间下人房的,顾夕凝见菁欣昏迷不醒,完全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就去照顾她。

因为被丢在冰冷的池水里,菁欣全身冻伤,半夜的时候又发起高烧来。

顾夕凝一边绣着嫁衣,一边守着菁欣,心力交瘁,加上自己身上也有伤,没多久,就恍惚的晕了过去。

等到她再醒来的时候,菁欣却不见了。

“菁欣——”

顾夕凝心惊,连忙起身去找,却被看守她的老妈子赶回来。

“嚷什么嚷——”

老妈子粗鲁的将顾夕凝推了回去,“人已经死了,被赵嬷嬷喊人抬出去扔了。”

什么!?

“扔了……”

顾夕凝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你们把她扔去了哪里……”

“还能哪里,那种没籍没户的下贱丫头,只能甩在乱葬岗。”

老妈子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快去缝嫁衣,你要赶制不出来,赵嬷嬷还得说我没看好你。”

顾夕凝听后悲愤欲绝,张唇便吐出一口鲜血。

嫁衣!

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菁欣病死过去,还想让她继续缝制嫁衣,顾夕凝紧抓着心口,红着眼眸道:“我不会再绣!”

“菁欣是死了,但你还有表姊表妹。”

冰冷的声音,从石板路的尽头传来,顾夕凝抬头一看,便见月光下,一个身着青衣白狐裘的矜贵男子,不紧不慢地朝这间下人房走了过来。

“侯,侯爷!”

老妈子瞬间醒了瞌睡,仓惶下跪。

“滚。”

“是是是……”

老妈子颤抖着跑开了。

冷亦城径直走到顾夕凝面前,用食指抚上了顾夕凝被鲜血染红的唇,“这颜色,还真适合你。”

适合……

是啊,苍白,虚弱,带血,这就是他眼中想要看到的她的样子。

“我若是绣了嫁衣,我母亲姐妹她们是不是就不用被送去官窑。”顾夕凝抬手扶着门框,才不至于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去。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本侯谈条件?”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