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眼的那一刻,白筝只觉得解脱,却也难过。

楚风,我并不后悔爱上你,只后悔,没能拦下你……

意识逐渐消无,朦胧间,白筝只记得楚风垂下来的眼眸,一如往常的冷漠无情。

一瞬百年。

距离楚风拿下妖界,重振巫族已有百年时间。

按理说该说一片欢声笑语,歌舞升平。

可妖皇殿内却是一片沉寂,让人压抑。

巫皇楚风站在冰棺前,看着依旧眼婕紧闭,全无声息的女子,面色冷沉。

一百年了,她还是不愿意醒过来。

俯身,楚风的指尖划过她挺直的鼻梁。

这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动作,而现在……

眼神微凛,楚风看着刚刚颤动了一下的眼婕,脸色倏然冷凝:“白筝,你是妖狐有九条命,我知道你不愿醒,但是你听好,你若死了,我便送你的侄儿给你陪葬!”

楚风直起身,朗声道:“枳笙死前,曾和一女子有了孩子,算算日子还有半月便要生产,如果你不想这个孩子刚出世就身首异处,不想断绝了妖皇最后的血脉,最好立刻醒过来!”

寂静充斥着四周,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冰棺内,原本阖眼的白筝缓缓睁开了眼,看向楚风。

“我醒了,你放过那个孩子!”白筝声音嘶哑,如同破旧的风箱在拉动。

妖狐有九条命不假,可自杀而死的妖狐是不会复生的。

白筝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活过来的,只是睡着睡着意识渐渐清晰。

她也想醒过来,可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她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

昔日浓情蜜意的夫君成了灭尽全族的刽子手,过往种种皆如云烟散去无痕。“你是在命令我?!”

“不,是求!我求你,那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他对你,对巫族没有丝毫威胁!”白筝解释着,脱口而出的那个求字,彻底的将他们两个人推向了陌生。

“可他终究是妖族。”楚风眸色深沉。

“……那你要如何才能放心?!”白筝问着,等待着他的条件。

“巫族,还缺个巫后。”

缺个……巫后?!

白筝看着楚风的双眼,想要从中找到些什么,却只看到了一片黑。

“你想要我来当,可是为什么呢?”

“重要么?”楚风挑了挑眉,轻声道:“白筝,别忘了如今是你在求我。”

一句话,霎时击碎了白筝心中所有的希冀。

是啊,她还在胡思乱想什么,她现在唯一该求的,就只是保住枳笙孩子的性命!

只要能让那个孩子活下去,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缓缓起身踏出冰棺,白筝跪在地上,眼中一片寂然:“臣妾拜见巫皇。”

巫皇的继任大典和巫后的封后大典一同定在三日后举行。

那一日,妖界万里无云。

白筝身着着巫后华服走上高台,其上楚风站立的地方便是她的终点。

这条路白筝曾经走过无数次,可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般,每一步都仿佛是踩在了刀尖上,鲜血淋漓!

随着礼官的一声高喊,而后礼成。

白筝站在楚风身边,提醒道:“答应我的事,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