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的喧闹好像是过眼云烟。

褪去繁冗的华服,白筝身着一身素白里衣斜靠在窗前,望着天边不甚清晰的明月,叹了口气。

这等盛景,同当年她与楚风大婚之时多么相像啊,十里红妆,普天同庆。

只是可惜,人面不知何处去……

“巫后殿下,侧妃娘娘过来了,正在偏殿等您。”清润的侍女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白筝抬眼扫了她一眼,瞧着她眼中的讥讽,漠然无声。

侧妃娘娘,她怎么不知道楚风是何时娶的侧妃?

起身朝着偏殿走去,素白的里衣在冷风之中翩跹,缥缈的好像下一瞬,白筝便会就此消失一般。

偏殿内,白筝瞧着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眉头紧蹙。

这个身影,她熟悉的紧,只是这身份……

“阿筝,你终于肯见我了!”

那女子的声音娇俏悦耳,该是让人欢喜的存在。

可偏生白筝瞧着,只觉得反感从喉间涌起,勾的她连呼吸都泛着恶心。

原因无他,只是眼前这女子本该是她的妹妹,也是妖皇的女儿!

现在,却成了她夫君的妾室。

何其可笑,也何其可悲。

“魑萝,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白筝站在原地,脸上一片冷凝,和魑萝脸上的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魑萝闻言笑容一滞,沉默了瞬,却还是勾着笑看着白筝。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一直喜欢楚风,你是知道的,如今他重振巫族,肯娶我我自然也愿意嫁。更何况,从今以后我们便还是姐妹,白筝,你不开心么?”

魑萝这话问的极其自然,好像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可在白筝听来却是可笑又荒唐。

楚风是什么人?

是灭妖族的刽子手,是杀害妖皇和枳笙的凶手,可现在魑萝,身为妖界的小公主,妖皇的女儿,枳笙的妹妹,却以嫁给楚风为骄傲……

“魑萝,你可还知晓什么是羞耻?!别忘了,你不过是楚风的妾室,根本称不上娶,你就不怕有朝一日魂归九天无法面对叔父和枳笙么?!”

白筝声声质问,话语中尽是对魑萝的恨铁不成钢。

可是魑萝听不出来,她只看到了白筝话中的讥讽与不屑。

她脸上的笑容倏然落下,红唇紧抿:“我再不好也比你强。白筝,你以为楚风是真心娶你么?他娶你为的就是今日能踏平妖界,重振巫族,你才是那个害了妖族的人,你才是灭了妖族的刽子手,是你!”白筝脸色倏然惨白。

她知道。

从楚风向妖族挥起屠刀的那一刻她就知道。

可是现在这个事情从魑萝的口中带着怨气降临到她身上时,她还是不能全盘接受。

“……我知道是我的错,所以我会付出代价。但是魑萝,这一切和你无关,楚风是你的仇人,你怎么能……”

白筝欲言又止,看着魑萝的眼神中充斥着复杂。

可魑萝恍若未见,她只是一句一句的提醒着妖皇曾经对白筝的好,一遍一遍刺激着她,让她知道她身上所背负的错误,让她知道她有多么的该死……

“闭嘴!”

白筝斥断了魑萝的话,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

“怎么?被我说锕中了,你胤心里不好受了?那你怎么不杀了楚风还要做他的巫后呢?白筝,承认吧,你就是个贱人……”

“啪——!”

一声脆响,连带着丝丝点点的血迸溅道脸上。

白筝怔愣的看着魑萝脸上的血痕,眼中一闪而过的无措。

“魑萝,我……”

“白筝!”

一声呵斥从身后传来,带着铺天盖地的怒火让白筝无处可躲。

白筝转身去望,迎面而来的是一震耳鸣与晕眩。

手肘拄地发出一声脆响,可白筝却什么都听不见,整个世界好像霎时寂静,她只能看到楚风将魑萝揽进怀里,脸上是她曾经熟悉无比的心疼与温柔。

那一瞬间,白筝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所以楚风他是真的喜欢上了魑萝么?还是像曾经对她一样,一切只是他作出来的假象。

骗过了她,骗过了妖界所有人,却骗不过他自己!

缓了好一阵儿,白筝的世界才重新又有了声音。

她默默站起身,没有打断楚风和魑萝之间的情意绵绵。

她只是转身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可在她身后,楚风如同魔咒般的声音席卷而来,让她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再度刺痛。

“白筝,这巴掌,我会替魑萝亲自讨回来!”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