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明一噎,正想要解释他刚才说的都是气话的时候,却见苏澈从一旁的保镖的手中接过一个精致
的盒子,直接取出里面的硕大的蓝钻便拉起顾小夕的手,不由分说戴在了她的手上,“小夕跟你们顾
家没关系了,却是我苏家的人,我苏家从今往后唯一的女主人!”
顾小夕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这……跟他们之前约好的剧情不太一样啊!
不过……以苏澈的身份……她若是抱上了这条大腿,以后想要替妈妈报仇肯定要方便许多。想到
这里,她任由苏澈将那颗硕大的钻石戴在了她的手上,至于最后苏澈是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那是以
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此时,现场已经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顾雪柳更是咬碎了一口银牙,那颗蓝钻是前两天拍卖会上的压轴拍卖品,最后拍出了五亿天价
的“天空之心”。
她当时本来是想让谢梓安拍下来作为结婚戒指的,可最后价格实在是太贵,他们根本承受不起,
她只能放弃。
却没想到,她心心念念却没能得到的东西,最后却落到了顾小夕的手中!
顾雪柳眸子中的恶毒一闪而过,“小夕,虽说我是你的亲姐姐,但这结婚了,以后就是要过日子
的。所以以后啊,你可千万不能像以前一样任性妄为了,更不能像以前那样,总是和几个男孩子一起
玩儿了……”
顾雪柳这话一出口,苏澈原本温柔的眸瞬间变得阴鸷,犀利的目光落在顾雪柳的身上,顾雪柳身
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一下,却还是硬着头皮,指着顾小夕,尴尬地笑着对苏澈道:“苏少,我妹妹以前
喜欢用自己的身体做肮脏的交易,你……”
“啊!”
一阵刺耳的尖叫传来,顾小夕冷着脸后退一步,“姐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否则,下
次就不是折断一根手指那么简单了!”
“你……”顾雪柳忍着手指的剧痛,扬手就想打顾小夕,但苏澈冰冷的眼神一扫,让她的手生生止
在了半空。
顾小夕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苏澈,她突然觉得她是真的找对人了,看来那个狱友真的没骗她。虽
然和苏澈这样的人合作是与虎谋皮,但是,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帮她!
“顾总,今天的事情算是我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有下次,你应该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后
果。”苏澈平静的声音却是让在场的人身心不禁微微一震,说完,他拉着顾小夕的手,直接走出了教
堂。
上车之后,顾小夕直接将一份地契递到了苏澈的面前,“苏老大,这块地现在是你的了。”
说完,她直接将头转向了一边。这块地是外祖的老房子所在之地,也是妈妈留给她的最贵重的东
西。
当初,她还在牢里的时候,苏澈就来找到了她,提出要买她手里的地。本来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
卖,毕竟这是妈妈留下的最后的念想。直到有一天,一位狱友告诉了她苏澈的身份,而她也在那时候
在报纸上看到了谢梓安和顾雪柳即将大婚的消息,她才以让苏澈帮她演这一出戏为条件,答应了出让
这块地。
只是,苏澈在婚礼现场给她戴上戒指却不在她导演的戏中。
顾小夕取下手上的戒指,递到苏澈的面前,“还有这个,还给你,苏老大,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只是,她手中的戒指递出,苏澈转头看向她,却并没有接过,“这求婚戒指,你既然收下了那就
好好戴着!”
“啊?”顾小夕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但下一瞬却紧蹙了眉头,“苏老大,你……这是什么意
思?”
苏澈看着她,“我说过一次的话不喜欢说第二次,我需要一位妻子,而我想,你也需要一个身
份。”
顾小夕紧紧地抿唇,苏澈说得没错,要想跟顾家和谢家斗,凭她现在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她需要
一个身份,一个足以和顾家谢家抗衡的身份!
想到这里,顾小夕认真的看向了苏澈,“苏老大,既然你也说了,咱们各取所需,那咱们不用有
实质性的关系,也不用履行什么义务吧?”
顾小夕问完就看见苏澈带着审视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过,瞬间恼恨得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苏
澈怎么可能真的看得上她?
苏澈的目光从顾小夕身上移开,直接落回了手中的文件上,顾小夕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再
说话。
车子在公路上疾驰,车内一片安静,气氛尴尬而压抑。
直到前排苏澈助理的手机响起,助理接起电话,脸色一变,有些机械地转头看向苏澈,“老板,
对方说是顾总,要找顾小姐。”
苏澈微微点头,顾小夕皱眉接过电话,她早就知道她今天这么一闹,顾家肯定会找她,却没想到
对方的动作这么快!
“喂!”顾小夕才刚刚出声,那边便响起了顾明冷漠的声音,“顾小夕,你动作倒是挺快,不过你拿
了你妈的骨灰也没用,你妈的遗书还在我手里,想要,就带着苏澈立刻来顾家见我!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